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情感小说>正文

嗯嗯啊啊啊不用不要 阿,好爽,好大,我还要

2021-04-07 11:44:10 情感小说

精美的房型,房简约的外立面,富人情味的内廷,低于市场上同类型房型近一倍的价格,在加之广告的大力宣传,现在这套房子成为了现在各大买家的讨论的热点。

在秦早早和楚清歌结束电话后,齐煌天立刻收到一份消息,里面是一份音频文件,他知道,楚清歌一定不会对这件事坐视不管的,毕竟他是要将她母亲的房子卖了。

听着录音,楚清歌的甜美的声音,欢快的笑声是多么令他怀念,还有最后的冷淡的一句“太让我失望了”宛如一把利剑,狠狠刺中了他的心。

秦早早正准备出去大吃一顿,这时候电话响了,屏幕显示是“齐煌天”,她犹豫了一会儿,在最后响的那一遍铃声,接起了电话。

“你好,请问有事吗?”秦早早拿出最官方最平淡的语气问道。

秦早早明白,他齐煌天会给自己打电话,一定是关于清歌的,而且他一定是想把这套房子作为最后的赌注。

“你替我告诉楚清歌,如果她想拿回房子,那就让她来找我。”齐煌天很冷静地,一字一句清楚地说完。两人心里都明了,所以话不用说太多。

“不好意思,那我帮不了你,我不知道清歌在哪,我怎么告诉她啊?”

秦早早虽然知道齐煌天一定是得知了自己和清歌有联系了,而且自己的电话很有可能被监听了,否则,他的电话怎么会来得那么刚好,但是,秦早早还是努力装作什么都不知道。

阿,好爽,好大,我还要
阿,好爽,好大,我还要

在秦早早把最后一个字说完之前,齐煌天就早早的挂了电话。

她将手机摔到了沙发上,双手抱着头,蹲在地上,绝望的喊道:“啊啊啊啊!这可怎么办啊!气死我了!居然监视我。”她刚刚准备好的大吃一顿的好心情全都一扫而光了。

许翎回到家,看到楚清歌一脸忧郁,就关心地问道:“清歌,怎么了?是待在屋里太久了吗?要不我们一会儿出去走走?”

楚清歌看着他的眼睛,说了一句与他问题不相关的话,“我们回国吧。”

“回国?为什么?你不是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要出国的吗?”许翎放下了手中的水果与食物,走到了楚清歌的身边。他轻抚着楚清歌的头,温柔地问道:“是他逼你的对不对?”

“他说要把我妈妈留给我的那套房子卖了,我不能让他这么做,我必须得把它给要回来,那可是妈妈留给我的最后的东西......”楚清歌说着说着,泪水如决堤的河水,涌出了眼眶。

许翎将楚清歌拥进了怀里,轻轻地拍着她的背,用哄小孩子一样的语气,问道:“不哭了,不哭了。那孩子怎么办?你不怕他看出开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