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散文随笔>正文

男士前列腺按摩spa 嗯嗯哼好大嗯不行了

2021-04-07 17:03:33 散文随笔

从机场出来之后,计云感觉自己浑身的骨头都错位了,如果身边不是有不知何时出现的保镖只怕计云都出不来,计云坐在车里,本来是要开车的,可是保镖直接坐进了驾驶位,计云也乐得轻松,把钥匙丢给保镖,跟白灿一起坐在后面。

玫瑰花被丢在白灿身上,计云说:“你怎么又送花给我?我都说了,我不喜欢这种隔天就会凋零的东西。”

白灿说:“不会的,这种花可以活好几天呢。”

计云:“……”

看来白灿还是不懂自己的意思,计云张张嘴想要解释,可是又觉得太累了,应付一次白灿的粉丝就丢了半条命,以后要是真的宣布和白灿在一起了,只怕自己命不久矣啊!计云想了好半天,才说:“Nike知道你回来吗?”

白灿点头。

岂止是知道啊!还让白灿回来之后一定要跟计云谈在一起这件事儿,好像在谈合约一样,不过对现在的计云来说,这就是合约,如果她真的跟白灿在一起了,那温氏集团的珠宝部就会因为有白灿的代言。

以及她跟白灿的关系而火起来,这样一来,计云的目的也达到了。

从Nike第一次跟自己说起这件事儿之后,计云就开始仔仔细细的考虑,如果是以前的话她不屑于用自己的幸福或者其他人的幸福,去做这样的安排。可计云现在不一样了,计云考虑之后对白灿说:“你可以让Nike准备宣布了,我会跟你在一起的。”

嗯嗯哼好大嗯不行了
嗯嗯哼好大嗯不行了

无奈的笑了,白灿说;“小云,Nike的话你可以当做放屁的,不用管他,这种事儿,不能乱来的。”

计云说:“是谁在乱来?你今天改了航班也不告诉我,要是出了什么事儿怎么办?我还在这里傻傻的等你,你改航班无所谓不能跟我说一声吗?”

这就是没有情趣的女人了,不管白灿做什么在计云的眼中都是无所谓的。保镖都觉得白灿很冤枉,想要帮白灿说点什么,白灿却说:“我只是想要逗你开心,媛媛说你最近不好好休息,也不好好睡觉,我看见你很困了。”

就是因为睡得不好,所以计云现在的脾气直线上升,几乎是见到谁都能发脾气。在公司里还好,因为计云的所有工作都是齐桦来安排的,计云除了温宇涵和齐桦之外,也就只见夏丞这么一个人。

夏丞是个古灵精怪的姑娘,不管计云说什么都能顶回去,后来干脆计云也就直来直往了。没有花花肠子的人,她就算再有脾气也发不出来,而温宇涵更是软柿子,到最后所有的脾气就只落在齐桦的身上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