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散文随笔>正文

无到你湿透的小黄书 不可以 啊哈 不行 啊

2021-02-23 18:52:55 散文随笔

我摇摇头,抹了一把眼泪,“不......我就在这里!”

高桐当着外人的面很无奈,只好站在的我身后,做我的支撑,减轻我站立的疲劳。

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,里面的医生不停的在做观察,可是张奇就是不醒来。

我在窗外看着医生忙碌着,没有一刻停顿,不时低头观察他的状态,我就在外面哭个不停。

我整整在外面站了8个小时,一动没动,没吃没喝。

最终昏倒在重症监护室的外面,高桐惊呼一声叫着医生,抱起我回到我的病房。

隐隐约约的我听到医生检查完说,我严重的身体透支,一是疲劳,在有就是已经30小时未进食了,昏迷实属正常,高桐马上吩咐人去准备吃的。

不多时,他叫醒我,抱着我坐起来,“我们得吃东西了,嗯?”

“奇哥醒了没?”我的心思依旧还在张奇身上。

“你再敢提你奇哥,我马上给你送回澜湾山庄静养,要是想留在这里,就听我的话,吃饭!”这是我与高桐结婚以来他第一次跟我吼,“吃饭!”

我看着他,憋屈的很,泪珠挂在睫毛上,“憋回去!别在想起什么幺蛾子,要想去看他,吃完了,休息好,再去,只许一小时!”

啊
不可以

“可是......”我想申辩一下我的理由。

“没有可是。行,听话就留下,不行,回家!”他黑着脸吼着。

“行!”我梨花带雨的说。

“擦干你的眼泪,憋回去,吃饭!”

“好!”我抽噎了几下,控制了一下情绪,缓了一会,开始吃东西!

不言不语的乖乖的吃着,其实我是真的饿了,现在被吼了之后,只能老老实实的吃饭,不敢有什么想法,倒觉得这饭可真香,我没记错的话,还是那日中午,在京城时跟宇哥他们一起吃的饭呢,在就是喝了一点粥,肚子里早就空了,哪还有食。

我越吃越带劲,吃了好多,排骨的骨头在面前堆了好大一堆。可是我依然在继续,高桐看着我,伸手阻止到,“好了,别吃了,够了!”

我一边嚼着嘴里的东西,一边说:“干嘛又这样,你......要我吃的,我还没吃饱呢,你干吗又......不让我吃?”我咽了嘴里的东西,低头又喝了一口鸡汤,然后抬头看着他英俊的脸,“你就是魔王好不好!”

说完,我又继续吃。

“你......你这是正常的吃饭吗?我问你,你属骆驼的,吃一顿储蓄好多天?”

“可是我没吃饱啊?”我直视着他,“你总得让我吃饱成不成啊?”说完我抓起他的手按在我的肚子上,耍赖的说,“你看你看,还瘪着,是不是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