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情感美文>正文

爽死了快点 啊 嫩 短黄文污晓风残月

2021-02-23 12:13:18 情感美文

“你妈一直都是这样的啊,她记忆错乱了……”

乔父拧着眉目,硬挤了个借口。

这解释,这一次,好像没什么说服力。

既然是错乱,那为什么母亲又会如此执意的说就是这个名字没有错?

她如此肯定的说正义和蜜儿。

好像这个世界上的确有这两个人一样。

是不是母亲父亲一直有什么事在瞒着他们兄弟两个?

乔宇凡急了,“妈,妈,我是宇凡,你的孩子是宇凡。”

他一蹦三尺高,恨不得钻进范心若的眼睛里。

“我真的不认识叫宇凡的,我的孩子不叫宇凡。”

范心若也执了意的重复,她瞪大了眼睛,不容别人反驳她的话。

乔宇凡瞧见她的神情,的确也不敢再说话了。

只是心里很疑惑,母亲口中说的蜜儿究竟是何许人也?

为什么母亲这么肯定,神情这么着急?一副护着心肝宝贝的模样?

瞧见心若愤怒的神情,乔父也不高兴起来,他生怕范心若说错了嘴,透露了什么给这两兄弟。

“好了好了,你们别再和你妈妈争吵了,她是病人,精神状况一直不太好,你们是想再看见她病倒吗?”

他一边说着一边给范心若盖好被子。

乔易凡眯了眯眼睛,在心里揣测着。

啊

“谢谢你正义。”

范心若微笑着对乔父这样说了一句,很依赖他的模样。

乔易凡从来没见过母亲对父亲这样,她口中还一直叫着正义……

一定不正常。

乔父露出了苦笑,仍然温柔的说,“乖,困了就睡会儿。”

一旁不人不鬼的乔正宇赶紧拉起乔易凡的胳膊。

“哥,走啦,没看妈咪犯病了吗,我们再不走就等着遭殃啦!”

说着,拉着乔易凡打开门一溜烟就不见了。

他哪里想了这么多,既然父亲说母亲是因为记忆错乱了,那他就听父亲的,毕竟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母亲的人也只有父亲。

乔传贵见两个儿子都走了,才吐了一口气。

范心若的确不是记忆错乱,而是,将他们一大家子人当成了陆家人。

她以为自己现在是三十多岁,仍旧处于生活在陆家的那段时间。

乔传贵心里比谁都清楚,这是心若的心病,如果医不好,那她会一辈子都这样迷迷糊糊自欺欺人的生活下去。

同时,他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。

陆正义虽然死了,却仍旧活在范心若的心里,而且,形象越来越鲜活。

那个该死的男人,活着是他的情敌,死了,仍旧是他打不败的情敌。